十几岁订阅

十几岁

跳转到指定楼层

[小说] 生离一曲 亡殇一世(第一次投稿,写得不好的地方请大家...

[复制链接]
楼主
FishKing Rank: 1 发表于 2016-4-27 20:57:41 显示全部楼层
查看: 5344回复: 8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帖最后由 FishKing 于 2016-4-27 21:07 编辑

生离一曲 亡殇一世
      
      花落了。
      燕国的杨花总是落的那么多。
      鸠奏着我谱的新曲,精纯的乐律仿佛琉璃蝴蝶一般飞舞,婉转悠扬,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轻叹一声,示意这为我抚琴的哑女停下。双手抚过琴弦,依旧是那冰凉而熟悉的触感,苍凉莽荒。十指展开,凭记忆奏响那曲《听风》,熟悉却又仿佛远自太古的乐律,刺痛我的大脑。
      每当弹奏这曲子时,便会想起你呢。手中的力道略重了几分。
      不知你在那边还好么?琴弦微微颤动。
      你可知道没有你,我有多孤独。
      琴弦崩断,泪涌如泉。
知  音
      我叫高渐离,是所谓的天下第一乐师。
      我并不喜欢这个称谓,因为这个称谓,每日都会有许多大臣、王爷来我的琴室,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清高样,却不懂得任何音律,对这些人弹琴,比对牛弹琴还不如。他们所想的,只有如何将我纳入他们的门下,用以显示他们的尊贵。这些人总是让我觉得恶心。
      某夜,我独自坐在琴室,奏起我新谱的曲。一曲终了,却发现面前的坐垫上,不知何时坐了一个男人。他睁开眼,眸中缀着星光。他看着我,笑道:早闻天下第一乐师高渐离的琴艺精湛,今日总算开眼了。
      我笑笑,不置可否。
      这首曲子的确是名曲,但也仅仅是名曲而已,绝不会成为传世之作。他顿了顿,仿佛看出我的兴趣,继续道:您这首曲子虽然曲调悠扬动听,透着撕心裂肺的淡漠,飞蛾扑火的不甘,却少了些生离死别的寂寥,傲视群儒的轻狂,最重要的是,少了那份亘古不变的苍凉莽荒 !
      我震惊于他的见解,第一次感觉到知音的存在。
      他星眸一闪,缓缓开口:在下荆轲,不知能否为君重奏此曲?
      四目相对,一向不言苟笑的我,突然狂傲的大笑:有何不可?
      琴弦微微颤动,却看杨花漫天。
刺  秦
      秋天了。
      一琴,三人,一壶酒。我与荆轲对饮,鸠在一旁为我们抚琴。
      他一口饮尽杯中酒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轻轻地说:我要去刺杀秦王。
      我心中一凛:谁派你去的?
      太子丹。
      会成功么?我有些焦急。
      看天意吧。他淡淡地笑笑,不带一点温度。
      我心中却满是凄然。
      此去刺秦,荆轲必死!
      不论此次成功与否,他都会死于秦兵的围杀下,不会有生还的可能!
      你决定了么?
      我意已决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黄昏。
      我看着他,他看着我,一如初见时的四目相对。
      一言不发。
      我该走了。他跨上马,看着我,看着燕国,看着杨花。我为他奏起他最钟情的那一曲《听风》。
      他终究是走了,而我,只能为他奏这最后的古谣。
      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……
      身后杨花飞舞,异常飘零。

      
      公元前二百二十七年,荆轲刺秦失败,荆轲,卒。
燕  歌  行
      我只身离开燕国。
      我要去秦国。我这样告诉鸠。
      她吃惊地望着我,无声地在我手心比划着,想要留住我。她的眼神令我心疼,令我留恋。
      咸阳的初冬比我想象中要更冷清荒凉,我踏着雪,雪花肆意飘落在我的发上。但我在咸阳的琴室并不因大雪而冷落,始皇亦闻,遂召见我进宫。
      我只是略束我松散的头发,换上一身素白长袍。笑笑,不言一语,平静地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殿,抱着我的琴。
      殿侧,一人惊呼:陛下,此人万万不可接近啊,他便是天下第一乐师高渐离啊!
      我略有些惊讶地看向那人,是我在燕国的门客。
      始皇眉头微皱,大手一挥:带上来!
      我站在了他的面前,他看着我许久,喃喃自语:高渐离,高渐离,荆轲,高渐离……你也要像他一样?用你那单薄的身子行刺么?但你好像没有带哪位将军的首级来吧?也没有带卷着匕首的地图,嗯?他盯住我,不断发问。
      我只是个琴师,来此只为奏乐。我面不改色。
      你的眼睛可真美,像那人一样,落满星辰,就是太高傲,让我不舒服。来人呐,弄瞎他的双眼再带上来!
      我略带绝望地看向天空,无尽的黑夜,却缀着点点银亮星光,如那人的眸子一样。我留恋着这世界上最后亲切的色彩。

      我被嬴政纳为御用乐师。
      一天,他听我弹完一曲,握住我的手:渐离啊,你来教寡人弹琴吧。
      感受着身前的温度,握住早已藏在袖中的匕首,向前方的一片空洞刺去,听见令人兴奋的衣衫划破、血肉撕裂的声音。
      渐离,你这是做什么?放下刀,寡人不想杀你!
      我不理会他,而是继续向前方刺去,感受着那莫名的快感,我露出笑容,那种淡漠释然的笑容。
      风声掠过,几支箭矢没入我的身体。我应声倒地。
      为什么你们都负我?!为什么你们都负我?!
      他始终没有用“寡人”这个词。
      那是……你……应得的。我残破的意识与复仇的执念支持我说完了这句话,却不能支撑我杀了他。
      不甘心啊。
      意识开始涣散,全身力量好像被抽走了。
      仿佛看到燕国杨花落尽,遁入空门。
      我来陪你了,你不会再孤单了,等着我。我心中喃喃。解脱般的闭合双眼。


     公元前二百二十年,高渐离刺杀秦王失败,高渐离,卒。
无  题
      始皇并没有杀了我。他说他舍不得我死。
      他秘密医治了我,与鸠一起安置在燕国一个小镇,对外宣称我已死。
      依旧是我谱曲,她抚琴。
      嬴政也会经常来看我们,听我们奏乐,仿佛那次刺杀从未发生过。
      但那人却不在了,永远不在了。
      我常抬头看天,尽管只看得到一片空洞。
      你,还好么?你,还记得我么?
      燕国杨花依旧繁盛,只是听鸠说,所有杨花不知为什么,原本的粉红却奇怪地消失了,只剩下素雅的白色,教人心疼。
      就如我赠你的曲,如今,却只能于折菊祭奠时,再为你弹奏。
      生离送别赠君一曲,
      亡殇哀叹,
      祭奠一世。






沙发
龙kj Rank: 2 发表于 2016-4-28 19:39:40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6666666666666666
这几个短文给你82分,剩下的18分以“666”的形式给你
板凳
梦中轩歌 Rank: 3Rank: 3 发表于 2016-4-29 08:21:42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渐离哈
地板
FishKing Rank: 1  楼主 发表于 2016-5-1 15:43:14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龙kj 发表于 2016-4-28 19:39
66666666666666666
这几个短文给你82分,剩下的18分以“666”的形式给你

谢谢     还有哪里写的不好还请提出
5#
FishKing Rank: 1  楼主 发表于 2016-5-1 15:43:40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谢谢顶贴
梦中轩歌 Rank: 3Rank: 3 发表于 2016-5-2 09:10:32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继续加油哇
梦中轩歌 Rank: 3Rank: 3 发表于 2016-5-2 09:11:40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没什么没什么
8#
龙kj Rank: 2 发表于 2016-5-2 13:48:38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你是明德高中部的?
  和我还是一个星座
9#
FishKing Rank: 1  楼主 发表于 2016-5-16 19:32:43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龙kj 发表于 2016-5-2 13:48
你是明德高中部的?
  和我还是一个星座

嗯,现在高二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版权说明 十几岁TEEN

湘ICP 备11007368号-5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